• 湖南衡阳贿选案曝光已一年

  • 发布日期:2019-10-15 04:15   来源:未知   阅读:

  2013年12月28日,湖南衡阳人大代表贿选案公开曝光,该案发生于2012年年底,牵涉面甚广,56人为当选省人大代表,行贿518名衡阳市人大代表和68名大会工作人员,涉案金额1.1亿余元,当选人大代表人均成本近200万元。两名主要责任人——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童名谦和衡阳市原人大常委会主任胡国初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和五年零六个月。

  2014年9月25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中共衡阳市委原常委、纪委书记肖斌玩忽职守案进行二审公开宣判,依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对被告人肖斌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的一审判决。

  衡阳破坏选举案一审宣判后,被告人中有11名被告人提出上诉。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岳阳、邵阳、郴州、娄底等四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目前11案均已审结。二审法院依法对11名上诉人中的10人维持原判,1人因二审认定其有立功情节予以改判。【详细】

  抓住官僚化这个病根之后,我们就会发现:贿选其实是当下体制的必然结果。整个选举过程都在党和政府的严密控制之下,独立候选人没有生存空间,“内定”的候选人也无法不经组织同意而展开竞选宣传活动。因此,“给钱”就成了“求关注”的唯一方式。同时,由于人大常委会中的选举管理部门掌控着选举人和候选人之间的交流渠道,其负责人也能从中收取“中介费”,获得极大的权力寻租空间。

  面对这种权力垄断和权力冗余造成的问题,我们应该提出的问题不是“谁来监督监督者”(从而为创设新的权力提供机会),而是如何去除不必要的干预,还选举一个自由竞争的空间。【详细】

  2013年12月28日,新华网消息称,湖南省人大常委会27日至28日召开全体会议,对在衡阳市十四届人大一次会议期间,以贿赂手段当选的56名省人大代表,依法确认当选无效并予以公告。衡阳市有关县(市、区)人大常委会28日分别召开会议,决定接受512名收受钱物的衡阳市人大代表辞职。

  2012年12月28日至2013年1月3日,湖南省衡阳市召开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共有527名市人大代表出席会议。在差额选举湖南省人大代表的过程中,发生了严重的以贿赂手段破坏选举的违纪违法案件。现初步查明,共有56名当选的省人大代表存在送钱拉票行为,涉案金额人民币1.1亿余元,有518名衡阳市人大代表和68名大会工作人员收受钱物。【详细】

  据《湖南日报》披露的细节,2013年2月起,就有人陆续向中央有关部门、省委及相关部门举报。省委随即要求省纪委调查。省纪委初步调查后,获得部分市人大代表收受省人大代表候选人钱物的情况和证据。

  2013年4月上旬,湖南省委听取案件初步调查情况汇报后,认为案情重大,性质严重,必须彻底查清。至此,省委成立衡阳破坏选举案调查处理工作领导小组,由省委主要领导担任组长;省纪委亦成立专案组。

  《湖南日报》还称,2013年6月中旬,省纪委专案组赴衡阳市开展全面调查,获取大量书证、物证,基本查清案件事实。案件已初步查清,案情面世却待到半年后的12月下旬,时值中央巡视组两月巡视期满。【详细】

  2013年12月29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经湖南省纪委研究并报湖南省委批准,决定对衡阳破坏选举案进行立案调查;对涉案的431名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进行党纪政纪立案;对在调查中发现涉嫌犯罪的人员,移送司法机关审查。【详细】

  2014年6月,湖南省委已依法终止596人(含具有县人大代表资格的大会工作人员)、749名省、市、县(市区)人大代表资格,分两批给予466人党纪政纪处分,第一批409人已下达处分决定,其中涉及厅级干部18人,处级干部139人,第二批将于6月底处理到位。加大司法处理力度,省检察机关立案侦查68人,其中50人已侦查终结移送起诉。【详细】

  童名谦出生于1958年,曾任湖南湘西、邵阳、衡阳等三个地级市的“一把手”,是十八大后首个因“玩忽职守”被“双开”的省部级高官。落马前,童名谦官至湖南省政协副主席。

  经查,童名谦在任湖南省衡阳市委书记期间,作为市换届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严肃换届纪律第一责任人,不正确履行职责,对衡阳市人大选举湖南省人大代表前后暴露出的贿选问题,没有及时采取有效措施严肃查处,导致发生严重的以贿赂手段破坏选举的违纪违法案件。

  2014年8月18日,童名谦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犯玩忽职守罪,被判期徒刑五年。【详细】

  经查,胡国初在任衡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期间,作为市换届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大会主席团常务主席,不正确履行职责,对衡阳市人大选举湖南省人大代表期间发生的贿选问题,没有及时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制止,且本人收受了钱款,导致发生严重的以贿赂手段破坏选举的违纪违法案件。【详细】

  2014年8月18日,胡国初被湖南省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犯玩忽职守罪和受贿罪,被判刑五年零六个月。

  舆论里,中国地方各级人大地位尴尬,常获“橡皮图章”之讥。现实中,不少政商人士“削尖脑袋往里挤”渐成气候,www.967808.com。民营企业家尤甚。不菲代价究竟如何换取收益?

  综合湖南多位政商界人士的分析,权力网中的经济利益是最重要的出发点。人大、政协的身份背景,可在民营企业家与政府官员间搭起沟通桥梁,利好企业发展的建议可借此影响决策层,企业遇到困难也可寻得更好的解决办法。

  再者,人大代表手握审议权、提案权、表决权、询问权和质询权、建议权和批评权等,其中又以选举权、罢免权最令人敬畏,可换取当权者示好。中国式选举中,低票当选市委书记、市长等党政要职,不免令人尴尬难堪。

  概言之,有了人大、政协的身份,既能获得社会认可,又有话语权,找政府部门办事也便利。对民营企业家而言,花钱买个人大代表当当,收益远超成本。【详细】

  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发言人傅莹:如果把当代表当成谋取私利的机会,这样的代表怎能取信于人?坚定维护宪法和法律的权威,用零容忍的态度对待贿选的行为,发现一起处理一起,不能有例外。【详细】

  湖南省湘西州委党校副校长邓联繁:这个案件的查处有三个特点:一是颠覆了“法不责众”的错误认识,处理得彻底;二是查处全部公开,不遮掩,既对腐败分子形成震慑,更是对老百姓一种交代;三是依法办案,始终强调维护法律的权威,对我国民主法治建设有正面意义。【详细】

  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所长李凡:如果说,我们国家的选举制度最初采用“直接选举”与“间接选举”并存的设计,是出于民主是需要渐进的这一思路,那么现在也是该进入下一阶段的改革了,这些选举中暴露的问题正是帮助我们更好地反思这一制度的合理性、可行性及局限性。【详细】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萧瀚:人类有民主历史以来,贿选就一直是初级民主的噩梦,它只有随着民主政治水平的提高才能逐渐消除。【详细】

  新闻从来是易碎品,因而记忆往往被笔削。众声喧哗之下,媒体不免疲于奔命。舆情兴勃亡忽,制度推进却付之阙如。动车事故之于发展模式、校车惨剧之于教育体系、郭美美之于慈善事业,双汇蒙牛之于食品安全,均为亡羊补牢之机,然而时过境迁,难免意兴萧疏。

  “纪念日”有感而作,拾掇故事,回访旧闻,354777.com,以矫“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之失,敬请读者垂注。